东方朔喝醉了酒,竟然在皇帝的朝堂上撒了一泡尿

  一次,东方朔喝醉了酒,竟然在皇帝的朝堂上撒了一泡尿(先是,朔尝醉入殿中,小遗殿上);这一次汉武帝真火了,下令把东方朔的官撤了,只留他待诏宦者署(劾不敬,有诏免为庶人,待诏宦者署)。
  一次突发事件改变了司马迁的一生,让他真正懂得了何为“死而后生”,并从此完成了由一位普通史官到伟大史家的根本性转变。
  一个搬弄是非的宠臣,一个书生意气的太子,再加上一个杯弓蛇影的老皇帝,就等于一场波及数万人的流血惨案,一出千年扼腕的父子悲剧。巫蛊之祸,莫须有之。卫皇后、皇太子、皇太孙一脉缘何死于非命?天灾?人祸?是什么酿造了人间荒诞?
  一个人有癖好,就有了软肋。
  一个是公孙敖,一个是公孙贺。他们也是各带一万军队出征,结果,公孙敖不顺,损兵七千,自然是杀头罪。公孙敖与卫青挚交密友,卫青首战立功之时,他却只能靠赎金买了条命。
  一类是政治型。她们动什么不动感情,如吕后、王美人;吕后并不十分在乎刘邦宠幸哪个嫔妃,她更在意太子是不是我的儿子,更在意权力的所属。
  一年多后,匈奴浑邪王果然带领十万之众前来归降,汉武帝再次重赏东方朔。
  一是,出身、才能的对比。李陵是汉代名将李广之孙,此前已屡建战功,深得武帝信赖;而李广利不过是武帝宠幸的嫔妃——李夫人——的哥哥,靠着外戚身份才当上领兵统帅。
  一是不会无功而返。
  一是丢人。中国古代大男子主义盛行,一个男人要靠女人吃饭,无疑会遭人鄙视。
  一是东方朔完全有把握回答皇上的疑问;
  一是汉武帝临行前的交待。
  一是骄横。
  一是太子手中没有兵权。
  一是贪婪。
  一天,汉武帝在宫里玩,他把一只壁虎放在盆下让大臣们猜是何物,大臣们都猜不出来。东方朔说:说它是龙吧,它没有角;说它是蛇吧,却有脚;能在墙壁上爬,这不是壁虎,就是蜥蜴。皇上说:猜得好。赏了他十匹绢帛。接着让他再猜其他东西,结果东方朔是连连猜中,得了一大堆赏赐。
  一位普通史官与一部旷世之作,是什么将他们融成一体?谁启动了《史记》的千古盛大?又是谁改变了司马迁的一生?
  依赖周围环境忘却世事,这是小隐;藏身市井之中,是中隐;隐身朝野之中,才是大隐。
  以李广的才能加上从军近半个世纪的资历,封侯本应理所当然。
  意思是:
  因此,“皇后无子”,无非两个原因,一是不能生,一是不受宠。这就在汉景帝的宫闱之中,造成了非常复杂的局面。毕竟汉景帝即位以后,是要立太子的,“立嫡”无所依凭,皇后的位置能够坐得稳吗?一场宫闱角逐,就因为薄皇后无子、无宠而引发了。
  因此,司马相如是不会提出回临邛的;那么办法只有一个:忍耐!忍到卓文君自己受不了,主动提出,自然顺水推舟、大功告成。
  引刀一绝平生梦?
  应时东风第一枝?
  由于汉武帝愈加迷信鬼神之道、礼遇方术之士,京城聚集的方术及神巫之人也越来越多。他们以邪道惑众,无所不用其极。也有一些女巫与宫中人士过往甚密,声称:在居处埋置小木人,定时祭祀,可以消灾免祸。于是不少宫女信以为真,如法炮制。由于彼此之间的猜忌怨恨,互相检举揭发对方诅咒皇上。汉武帝大怒,大肆诛杀后宫之人并株连到朝中人士,死者达数百人。
  由于河西走廊已经打通,不再穿越匈奴控制区;所以,这次出使,张骞不存在第一次被匈奴扣留的危险。他们顺利抵达乌孙,献上礼物,向昆莫说明来意:如果乌孙东迁到浑邪王的旧地,汉朝将送一位诸侯的女儿给昆莫做妻子。
  有趣的是,《汉书》和《史记》记载王县令亲请司马相如一事有一字之差:《史记》写的是“相如不得已强往”,《汉书》写的是“相如为不得已而强往”。比起《史记》,《汉书》多了一个“为”字,“为”者“伪”也,即司马相如故作清高,假装不愿去赴宴。班固写得比司马迁更透彻,他揭示了司马相如和密友王县令的确是策划了一个大阴谋。那么,司马相如和密友王县令究竟想从这个阴谋中得到什么呢?
  有人问东方朔:人们都认为你是个疯子,脑子有毛病,是这样吗?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旋风彩票官网 » 东方朔喝醉了酒,竟然在皇帝的朝堂上撒了一泡尿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