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熙素知这位兄长的底子

  冯渭说:“原来你听见我在外头说的话了?”琳琅答:“我哪里听见了,不过外面下了雪,想必是要羽缎——皇上向来拣庄重颜色,我就猜是那件鸦青了。”冯渭笑起来:“你这话和师傅说的一样,琳琅,你可紧赶上御前侍候的人了。”
  福全便笑道:“皇上仁性淳厚,自然远胜宋仁宗。不过这些个典故的来龙去脉,我可不知道。”他弓马娴熟,于汉学上头所知却有限。康熙素知这位兄长的底子,便对纳兰道:“裕亲王考较你呢,你讲来让王爷听听。”
  福全不由笑道:“皇上新擢了你未来的岳丈颇尔盆为内大臣,这扈驾的事,大约是他上任的第一要务。”容若手中的酒杯微微一抖,却溅出一滴酒来。福全于此事极是得意,道:“万岁爷着实记挂你呢,问过我数次了。这年下纳采,总得过了年才好纳征,再过几个月就可大办喜事了。”
  福全待要说话,只见纳兰凝望远山,那斜阳西下,其色如金,照在他的脸上,他本来像貌清竣,眉宇之间却总只是淡然。福全忍不住道:“容若,我怎么老是见你不快活?”纳兰竦然回过神来,只是笑:“王爷何出此言?”
  福全道:“唉,你想必又是忆起了尊夫人,你是长情的人,所以连万岁爷都替你惋叹。”话锋一转:“今晚找点乐子,我来窜掇皇上,咱们赌马如何?”容若果然解颐笑道:“王爷输得还不服气么?”福全一手折着自己那只软藤马鞭,哈哈一笑:“谁说我输了?我只不过没赢罢了,上回不算,这次咱们再比过。”
  福全道:“臣今日比马又输了彩头,和容若约了再比过。所以想求万岁爷大驾,替臣压阵。”皇帝果然有兴致,说:“你们倒会寻乐子——我不替你压阵,咱们三个比一比。”福全只是苦愁眉脸:“臣不敢,万一传到太皇太后耳中去,说臣窜掇了万岁爷在黑夜荒野地里跑马,臣是要吃排头的。”
  福全道:“皇上不总也说:‘容若鹣鲽情深,可惜情深不寿,令人扼腕叹息。’那女子虽只是名宫人,但才貌皆堪配容若,我替皇上成全一段佳话,当然算是为君分忧。”
  福全道:“看皇上的兴致,臣等大胆奉陪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旋风彩票官网 » 康熙素知这位兄长的底子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