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日中午慕容沣就派人来接她

  第42章
  第44章
  第45章
  第8章 心期天涯
  第9章 药成碧海
  第二日方进来瞧她,只说:“那屋子里黑咕隆冬,若是你,定会吓得哭了。”自己只微微一笑:“我又不会带了小厮偷偷出城,怎么会被罚跪佛堂?”十一岁的少年的眼睛明亮如天上最美的星光:“琳妹妹,只要有我在,这一世便要你周全,断不会让人关你在黑屋子里。”
  第二日静琬仍未苏醒,总是沉沉睡着。四太太倒是每日过来两趟,看看静琬的伤势,又安慰许建彰几句。这天晚上过来后,却随手从丫头手里接过只匣子,交给许建彰说:“这两天有几位太太小姐来探望,只是医生吩咐过尹小姐这里要安静,所以我一概替静琬挡了驾,这些个东西,是人家送给尹小姐的,你先替她收起来吧。”
  第二日琳琅在帐中熨衣,忽听小太监在外面问:“玉姑姑在吗?李谙达瞧您来了。”玉箸忙迎出去,先请安笑道:“谙达这可要折煞玉箸了。”李德全只是笑笑:“玉姑不用客气。”举目四望:“昨儿补衣裳的是哪一位姑娘?”玉箸忙叫了琳琅来见礼。琳琅正待蹲身请安,李德全却连忙一把搀住:“姑娘不要多礼,亏得你手巧,咱们上下也没受责罚。今儿万岁爷见了那衣裳,还问过是谁织补的呢。”又夸奖了数句,方才去了。
  第二日卯时皇帝就往乾清门御门听政去了,乾清宫里便一下子静下来。做杂役的太监打扫屋子,拂尘拭灰。琳琅往御茶房里去了回来,画珠却叫住她至一旁,悄声道:“刚才西六所里有人来,我问过了,如今芸初一切还好,只是安主子总跟端主子过不去,连带她们下人也吃亏。”
  第二日却是极晴朗的好天气,因行围在外诸事从简,人手便显得吃紧。琳琅见衣裳没有洗出来,便自告奋勇去帮忙洗浣。春三月里,芳草如茵,夹杂野花纷乱,一路行去惊起彩蝶飞鸟,四五个宫人抬了大筐的衣物,在水声溅溅的河畔浣洗。
  第二日许建彰听说了此事,果然对她说:“你也太胡闹了,这种事情万一被查出来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静琬微笑说:“怎么会被查出来,你每次去进货,不都是很顺利吗?”许建彰说:“怎么能这样比,你是一个女孩子。”静琬将嘴一撇,说:“你骨子里还是瞧不起女子,亏你往日夸我不让须眉,原来都是假的。”许建彰见她薄有怒意,知道她从来是吃软不吃硬,倒只能跟她讲道理了,于是缓声道:“你知道我并不是那个意思,我平常去进货,都是多年熟人的门路,拿到军需的许可证,一路上都是有人照应着,自然没有人查。你这样贸贸然地行事,有多危险啊。”
  第二日依然是响晴的天气,因着庚申日京东地震震动京畿,京城倒塌城垣、衙署、民房,死伤人甚重,震之所及东至龙兴之地盛京,西至甘肃岷县,南至安徽桐城,凡数千里,而三河、平谷最惨。远近荡然一空,了无障隔,山崩地陷,裂地涌水,土砾成丘,尸骸枕籍,官民死伤不计其数,甚有全家覆没者。朝中忙着诏发内帑十万赈恤,官修被震庐舍民房,又在九城中开了粥棚赈济灾民。各处赈灾的折子雪片一般飞来,而川中抚远大将军图海所率大军与吴三桂部将激战犹烈,皇帝于赈灾极为重视,而前线战事素来事必躬亲,所以连日里自乾清门听政之余,仍在南书房召见大臣,这日御驾返回乾清宫,又是晚膳时分。
  第二日中午慕容沣就派人来接她。来人虽然是一身的戎装,人却是十分斯文和气,见了静琬彬彬有礼地自我介绍:“尹小姐好,我是六少的卫戍队长沈家平,六少派我来接尹小姐。”
  第二天一大早,静琬就坐了汽车出去,尹太太在家里,不知为何有些心神不宁,只说是为了建彰的事在担心。等到了中午时分,司机开了汽车回来,却不见静琬。司机说:“大小姐叫我在路口等着她,一直等到现在,我以为大小姐自己雇车回来了。”尹太太听了,又急又忧,忙打电话告诉了尹楚樊,又想或许是在同学那里,一一打电话去问,都说没有去过。到了天色已晚,静琬仍没有回来,尹家夫妇忧心如焚,去女儿房中一看,少了几件贴身衣物,妆台上却压着一封书信。尹太太看完了信,几乎要晕厥过去,尹楚樊稍稍镇定,握着烟斗的手亦在微微发抖,连忙打电话给银行的熟人,果然静琬这日一早就去提取了大笔的款子,尹家夫妇见事出突然,只是痛悔不及。
  电文本来由素以高才著称的幕僚精心措辞,写得是情文并茂,夹叙夹释,无限痛心疾首地惋惜。何叙安见慕容沣心不在焉,于是匆匆念完,问:“六少,是否就按这个稿子通电全国?”慕容沣这才接过去看了一遍,又问:“北边有没有消息来?”何叙安答:“还没有,但我们的两个师已经布防在哲平至望城,铁路沿线的俄国人虽虎视眈眈,倒成了牵制,谅徐、常二部不敢轻举妄动。”慕容沣哼了一声,说:“眼下留着他们四两拨千金,等腾出功夫来,看我怎么收拾那帮俄国人。”

  二十四
  二十五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旋风彩票官网 »   第二日中午慕容沣就派人来接她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