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踹死媳妇。熊小彪回味着叹口气

  谢达山说:“咱们要垦田就得靠咱们自己的拳头。外当家的重新回来,柳一夫无法占据临江,柳一夫气坏了。听木铁驴说柳一夫后悔没听李福贵的话,柳一夫要杀了外当家的临江就成一盘散沙了。”
  谢达山说:他犁了一个真正的女人。
  谢达山铁青着脸,一把推开崔豹子直奔张知渔走过来。先是上下看了一番,说:“兄弟,我来了!”
 
  谢大户眼泪滚出来了,大着嗓子喊:“谢家有个挂着六把枪的儿子!儿子呀,谢达山这名字好啊!”
的两朝元老。真格的成了这门亲事,鹰屯和佟家湾又多了一层近门,万一鹰屯有点事佟家湾绝不会不理。小子,这也叫手段,两全其美。我告诉你,熊小彪,做事要多个心眼。”
  熊连丰忍不住了,说:“宝贝他妈,快中午了?外当家的一路奔波早饿了,闲话少说,整饭去吧。”
  熊连丰伸中指插入屎中试了试,说:“真的碰上了!熊就在近处,屎里还是热的,熊没走远。快走,追乌大脚。”
  熊连丰生气地说:“真该宰了花豹,花豹还不如大黑!”老眼珠瞅着青毛闪电心里又疼起来。
  熊连丰是这一带的驯犬名家,手中放出去的猎狗个个管用。熊连丰嘴里说着话,心里盘算给不给张知渔那条最大的狼狗青毛闪电,越盘算越心疼,最后,决定吃了中饭再打主意。
  熊连丰手一挥,穆有余和何铁牛驾着狗拉爬犁就撵,狗叫声也就飘摇了起来。
  熊连丰说:“大黑和青箭先在气势上已经输了,大黑和青箭也是两条好猎狗,要毁了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行啊,有外当家的帮衬更好些,只是得请外当家的听我的。”熊连丰发浑的眼珠瞅着张知渔,又提醒说:“猎熊可不是玩的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胡说!这胆是送给外当家的,将来派大用场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今天承外当家的来鹰屯,我没什么招待的,就请外当家的吃狗肉,我烧制狗肉的手段连高丽屯的老高丽都服气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就是烦劳几位守守夜,那虎啊狼的都把屯里人吓破胆子了。”熊连丰又客气了一番,就吩咐儿子熊小彪,把六个人分别带到六户离山林最近,又都养有猪羊鸡鹅的人家。
  熊连丰说:“开始了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靠手段!”
  熊连丰说:“快,快,围上了,好样的青毛闪电!”
  熊连丰说:“困了,睡一觉,就住这儿,外面的天已经黑了,夜里走不安生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路太远,怎么跑得完?”
  熊连丰说:“没错,是熊。我奇怪的是现下熊正蹲仓呢,这头熊不肯蹲仓就只有两种可能了……”
  熊连丰说:“那就躲开,换个方向走。这头熊要是头伤熊或孤熊都难对付,熊一旦受伤就会找野兽拼命,一旦拼上命就会不死不休。乌大脚你的力气就留着捉狐狸吧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那是!宝贝他妈是小彪的好帮手,主了一半子家业,她嫁到我家,我家越过越顺当啰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那是处在绝境为了活命,而此时就不同了。我的眼力比算命的还准,男爷们儿做事心软可坏大事。我多嘴,外当家的莫怪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难哪,悬羊这东西鬼机灵,行山跑坡爬砬子如走平地,是一对一对地出现,深夜才找地儿睡觉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凭我的经验熊会走向正北,这家伙会顺风向盯咱们,而且比咱们猎人有耐力,咱们迎上去。”说着,熊连丰停下来背过身去点烟锅。何铁牛牵着青箭头里走,青毛闪电却在雪野中撒欢奔跑。
  熊连丰说:“青毛闪电要是斗不过大黑、青箭就吃青毛闪电;大黑、青箭就送给外当家,要是斗过了大黑和青箭才显出我的手段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请外当家的观斗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闪电的妈妈明明是猎狗啊,它怎么混到狗崽里的?”
  熊连丰说:“是鸡肉,看骨头啊,鸡和兔放一起炖来吃是一样的味。唉!外当家的,吃了饭就遛山吧,窝棚立在这里,咱们捉了雪狐就回去。你看成吗,外当家的?”
  熊连丰说:“是雪狐!”
  熊连丰说:“他妈的,真走运。这是头不冬眠的孤熊,这家伙的肩伤是老虎咬伤的,这家伙或许打跑了老虎,兴许吃了老虎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太远了,我眼神不济了,看不清楚。有脚印没有?铁牛你仔细瞧瞧是什么东西?”
  熊连丰说:“铁牛你来扒皮,吃狗肉。狗肉这东西暖人又养人,大补呢!”
  熊连丰说:“听你的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外当家的,那就叫乌大脚留下守着狗,替换下铁牛和咱俩同去。”
  熊连丰说:“外当家的是心软见不得血。外当家的,不是我说你,心软可做不了猎人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旋风彩票官网 » 回家踹死媳妇。熊小彪回味着叹口气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