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东辉|夜 歌

原创:坐看云起时拒绝闲聊

李东辉

残障是一种限制,是一种困厄。因为限制,我们要挣脱,因为困厄,我们要突围。而这个挣脱与突围的过程就是生命张显其意义和风采的过程。二十多年来,正是在这样的挣脱与突围的过程中,我体悟到了精神层面的真实与心灵世界的丰富。懂得了爱的真谛。也就是德国神学家舍勒所说的那样:“爱是先于一切信仰而存在于我们生命之中的属灵。这不需要理由的爱便是我们敢于面对一切苦难,并且以歌唱的姿态走上生活之路的理由。

从某种意义上讲,我们每个人都活在有形与无形的限制与困厄之中。我们都面临着一个挣脱与突围的问题。没有限制与困厄感的人生是不丰富不完满的。这大概就是哲学、文学、甚至宗教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不会被消灭的原因所在,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写作的理由了。

夜歌

友情之外

又是一个无风有雨的春夜,世界甜甜地睡着。歌厅酒楼闪闪烁烁的彩灯,是城市梦的舞蹈。我没有舞蹈的梦,只有手中的笔,在洁白的稿纸上轻轻犁动,趁着这知时节的好雨,翻松着板结已久的土地。或许,我还能从空瘪的口袋里摸找出一两颗可以发芽的种子,撒进这片贫瘠的苦土。

笔尖在写字模板的长条格子里划动,仿佛一叶孤舟,在那条古老的河道里无目的的漂流,这是一条永远的夜航船。许许多多的故事都是在这蒙蒙雨夜里发生的,都是被那些赶夜路的人带进这条船里来的——琢璞,便是这个雨夜的故事中人了。

他几乎是跟雨同时到来的。不同的是:雨从天而降,他则从省城而来。

下午,接到他的电话,说他已到了这个城市,晚上就来看我。于是,又体味到了等的心情。十年的失落,十年的找寻,希冀行将成为一条流到尽头的内陆河,那最后一滴水就要被浩瀚沙海的巨蛇舔噬殆尽了。

雨来得很从容,款款的,如走上红地毯的新娘;琢璞来得也很从容,轻轻的,任根根雨丝将他缠绕。窗前的我,已站了许久,几乎站成没了思想的雕像。

清亮的门铃声悠然响起,有如远方传来的教堂钟声,凝固的雕像苏醒了。一双很凉的手和一双很热的手握在了一起。雨,骤然间哗哗地大了起来,似有无数双手在为某种永恒鼓掌喝彩。刹那间,生命变得灵动鲜活起来,如同两根生长在涧底溪畔的青藤,各自向着同一方向攀援了很久,终于,在一个偶然的地方,因了一个偶然的机缘,彼此相互触摸到一起,于是,青藤不再孤独。真的应该感谢崖壁,正是因为有了陡崖峭壁,青藤才有了依托,有了向上的力量——生命不能没有可以依偎的怀抱。

携手坐定,琢璞说:“这么多年,一直找不到你,托人打听你的情况,都说没有你的确切消息,也曾给你写过信,可被退了回来。”我没作答,还他以无言的笑,似乎只有这笑,才能把十年的故事,十年的心情表达一二。

琢璞说,他过的平淡,只是在爬格子、编文章外,又多了一个摄影的癖好,烟照例不抽的。我则不然,非但烟瘾较以前更甚,而且,还找出一堆言不达意的话,为十年的一事无成矫情做伪。分明是两手空然无物,周身伤痕累累,却又唯恐让人发现,于是,就掩耳盗铃般给自己一圈圈缠着纱布。遮起的,是已经木然的昔日伤疤,昭然的,是内心的虚空与颓唐。

夜深了,琢璞执意要走,他说明天还要赶路,去金山岭长城。他拿出一本自己新出版的作品集,名叫《青春牧歌》。他告诉我,这本书是本版书,不是自己出钱买的书号,不然,是绝不送我的。

琢璞走了,走进茫茫雨夜,他的步履依然很从容,春雨依然轻轻地飘着,温柔地洒着。我也慢转身来,走进自己的小屋,回坐到写字桌前,伴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,写下了上面的文字。末了,拿起琢璞留下的那本《青春牧歌》,指尖在光润的封面上轻轻摩挲。然后,翻动书页,一缕草原的气息扑面而来,心眸告诉我,这是一方被岁月与生命折叠起来的青春牧场……

忘却“助残日”

夜深了,关掉电脑,随手打开收音机,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。失明后,才意识到收音机的发明者真是伟大。当然,还要庆幸那场大病给我留下一双听力尚好的耳朵。

随手调了几家电台,节目大都跟残疾人有关。诧异间,恍然记起,今天是助残日。真是越过越糊涂了,居然忘了自己的节日。

然而很快,又为自己的没心没肺感到几分窃喜与欣慰。此时的忘却,似乎说明了一点什么:此时的忘却,好像预示着某种意识的觉醒;此时的忘却,让我想起了两个故事。

上海,有一位盲姑娘,在一家盲人按摩诊疗所工作。一天上午,一位美国佬到这家诊疗所接受治疗,事后,这位老美付了20美元,道过谢,转身想走。女孩问他:“您知道我是盲人吗?”美国佬不假思索的说:“这跟我没关系。”女孩大感意外,此前,她已习惯别人对她的赞美和鼓励,诸如什么“你很了不起,是生活的强者,要向你的精神学习”等等。然而这位美国佬居然无视她的残疾,真有些不可理喻。

“美国佬”看出了女孩的茫然,接着说:“在这里,您是医生,我是病人,咱们是医生跟患者的关系。至于您是不是盲人,这跟我不相干。当然,如果是在公共汽车上,我会毫不犹豫的给您让座……”女孩说,她是从那一天起,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人格尊重。

无独有偶,不久前,一位北京记者朋友跟我聊天,她讲了自己的一段经历。四月初,她陪一位荷兰朋友去游长城,这位荷兰朋友是个肢残人,为了表示对他的关心,这位记者朋友总想帮他做点什么,然而每一次都被这位荷兰人毫不客气的拒绝。有时甚至因为记者不合时宜的热心而另他不快。他告诉记者:“如果我没请你帮忙,就不要多事,否则就是对我的不尊重。如果我需要你的帮助,我会跟你说的。当然,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,我也会十分愿意为你做点什么。”朋友说,他从这位荷兰友人身上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平等。

说到平等,想起王小波的一篇文章,大概是叫《椰子树与平等》。他以云南没有椰子树(相传是被诸葛亮砍光的传说为由头),十分幽默的道出了他对平等的理解。要实现平等,有两个办法,向下拉平或向上拉平。后者不容易做到,前者则很容易,只要用铁棍或木棒,朝个高的人头上用力一敲,一声惨叫,就平等了。

其实,王小波真正想说的是:人人渴望平等,事实上不可能有完全的平等。其原因在于人与人之间存在着精神感知能力的差异,让所有人的精神高度、感知能力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照此说法,身体有无残疾,不是导致不平等的原因,至少不是主要原因。而精神品格与人格构成是否存在缺陷,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。

窃以为,平等是无心插柳的事,如花开蝶自来。倘时时处处盯着自己的残疾,看着别人的脸色,正说明了精神的残缺与人格的矮化。平等,是在不断绿化自己的精神家园,完善自己的人格过程中必然赢得的公众认同与自我实现。

整整一天,没接到一个问候我节日快乐的电话,然而,我很高兴。

一个人的感动

时令刚到立冬,雪就下来了,虽不大,却是别有一番韵致的。如初恋赴约的少女,犹豫中透着几分赧然。

每当在这样的季节,这样的时候,心就充满了盈盈的感动,犹如普鲁斯特手中那杯放了一块曲奇饼的咖啡,陌生又熟悉的味道,一下子激活了往日岁月里所有跟美好有关的记忆。窗外,漫天飘舞的浪漫是雪的吟唱;室内,静默如兰的温馨是我的心情。

雪来的早,天也黑的早,窗玻璃上的水汽已是一片朦胧。室外定是寒气逼人了,我的小屋却是如此的静谧又安详。暖气烧得很足,整个房间透着融融的暖意,桌上的热茶,飘着缕缕幽香。一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,静静的想着,任悠悠的感动在心中悄然荡漾开来。

在这冷峻峭拔的季节,在这漫长孤独的冬夜,我还能拥有一间小屋,一杯热茶,以及这满屋的静谧、宁和、温暖。如果我想听音乐,还可以打开那架老旧的收音机。真的无须太多了,这些就足够了。有小屋做伴,守着自己的梦,让窗外的寒冷把玻璃上的朦胧水汽凝结成一个美丽的童话,让雪花在灯下化做一个个闪烁的音符,依稀的感动里,生命就成了窗前那株默默绽放的水仙。

作者简介:李东辉

作者简介:李东辉,大学毕业后不久因病导致双目失明,此后开始文学创作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旋风彩票官网 » 李东辉|夜 歌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